首页 热门洞察 发布物流 乐园大事 乐园地理
主页 > 乐园大事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村口有一六角形古井,井的外围有石壆加固,彭玉文在察看其上的「KAAA」字样。(潘晓彤摄)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入村后不久,左方看见一间屋顶长满薜荔的荒废小屋。(潘晓彤摄)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1688年编的康熙《新安县志》已有凤凰湖(红框)。(沈思提供)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浮雕细緻别雅。(沈思提供)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村中一排状甚完整的青砖屋。(沈思提供)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红腹锦鸡跃起时尾巴型态十分优美。(网上图片)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用以去除稻米杂质的机器搁在屋外。(潘晓彤摄)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一屋外仍留有「青天白日」徽样。(沈思提供)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刷白了墙的两层砖屋,花边配色有种异国风情。(潘晓彤摄)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古蹟大屋外大片空地昔日用以晒禾。(潘晓彤摄)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平原河中有杂生植物,每年雨季前会被刬除。(潘晓彤摄)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街知巷闻:凤凰湖村 从前有个湖 裏面有凤凰

人们聚居而形成村落,散落新界不同地方的大小村落各有历史。新系列「Ways of Ruralist Seeing」由熟知掌故的方志研究学者沈思,与热爱自然的《野外香港岁时记》译者彭玉文带领记者走到郊野,走进村落探索观察,考究历史掌故、生态特色,隔周为读者介绍香港乡村。第一次,我们踏足四年前仍属禁区範围的打鼓岭凤凰湖村。

沿平原河入村

在粉岭火车站旁乘52K号小巴,车顺着平坦地势一往无前,渐渐从早晨已开始喧闹的联和墟驶进两旁散落铁皮屋的清冷景緻,每次有乘客下车,他们都成为车窗外唯一可见的行人。当下香港,谁都很需要一趟毋须惦记何时「有落」的忘忧车途,可以任性出神,到了终站,司机自会提醒。在李屋村终站下车后继续往前走,转右是稍后会跟大家介绍的塘坊村,这次前往凤凰湖村,则要在看见平原河时转左,沿河道直走。平原河说不上一条美丽的河,河道中央竟长有草堆,据知每年雨季前政府都会派员清理,慎防淤塞造成洪水氾滥。这些充满霸佔意志的杂草割掉又重生,却在一年中这些偷来的时光默默育养着许多物种,领队之一彭玉文时来视察,说见过珍贵翠鸟和数百燕子前来觅食,夜间有果蝠和萤火虫,想像若政府用心整顿,拥有天然河水地利的平原河或可发展得比韩国为改善臭渠而建的清溪川更优美更具规模。

「见到这个即是开始入村。」另一领队沈思说,村头村尾通常都会看见神坛。凤凰湖村口旁更有一口六角形水井,彭玉文按锁罗盆见过相近的水井设计,推断它有二三百年历史,而水井外围有石壆围绕,我们拨开杂草,看见刻有「KAAA」字样,得知它是由嘉道理加固利民。在行程后段遇到的吴叔叔拉高声线自豪地告诉我,「好清凉嘅!嗰时乾旱,全部都无水,係呢度有。李屋村啲人都过嚟攞水!」

荒废游乐场与小屋

前行入村,右方有一个无人的游乐场。从游乐设施的鲜艳颜色可知簇新非常,用家也许不多。也难怪,游乐场内只有一座滑梯和四只摇摇马,儘管摇摇马换上海马、花和海狮等不同型态,从猛烈摇晃中可以获得有限度倾斜的快感大概相若,比起村裏大片空地可以乱翻筋斗、互相追逐,甚至自创各式各样角色扮演游戏,这小小的长型游乐场又怎能留住小朋友?沈思在旁冷冷道,游乐场起的时候,村裏已经无乜小朋友。远空突然传来「咿呀……咿呀……」怪声,彭玉文叫我看看找找亚历山大鹦鹉的蹤影,形容:「绿色,好长尾的,尾跟身一样长。」我抬头,因为云而看见了风,但除此之外,别无所见。想起村名,突然灵机一触,莫非那就是凤凰?想像的游戏比摇摇马似乎更能教人沉迷。彭玉文笑我傻,说这鹦鹉是外来物种。

游乐场对面,有一座屋顶缠满薜荔的小砖屋,信箱的信多得掉到一地。我们凑近,从被打破了的玻璃窗缺口往内窥看,不好意思地看见了别人尚有水煲杯碟的厨房,但刀已经生鏽了,墙壁碎屑剥落,地板满布砂石和白色髹油渍,但因视线无法拐弯,不能从墙壁后起居室裏或者存在的更多家具确认房子还住着人。发现屋外亮白如新置的水管,一如对面的游乐场,即使簇新,亦无添生气。

吴氏历史建筑

返回主路继续前行,眼前豁然开朗,两旁的砖屋之间,有刷白了墙的两层建筑,花边的用色配搭有种异国风情,配以铝窗与磨砂玻璃,为砖屋镀上时尚的现代感。但砖屋之间,却又搁着一台木造磨穀机。

循两层大屋后方拐进小路,看见一座三级历史建筑,门外古蹟办的牌告诉游人它的身世,从而得知这座三十五号村屋以青砖建成于1920年,盖金字瓦顶,面阔三间,每间设入口,内有一进一院。中间和右面是住宅,左边则为吴氏家祠。我们在屋前的石壆上喝水休息,彭玉文指着面前空地说这就是民谣中「月光光,照地堂」的那些「地堂」,昔日用以晒穀。从入村至今,我们仍未看见任何村民,喝水时身后终于传出渐次响亮凄厉的狗吠声,两只狗更从旁边屋裏奔出,让吴叔叔也走出来看个究竟。原来他就是历史建筑屋主的堂弟,住在旁边,他带我们到青砖屋侧指示一个几可及腰的红色三角标记说,以前曾经水浸至此。看见吴叔叔与我们交谈,狗儿马上冷静下来,友善凑近,也不知道是否从我的背包嗅出城市带来不寻常的烟硝味。

吴叔叔带我们穿过他放着石油气罐、炉具和囤积啤酒的有盖室外厨房,说:「这裏的人全部耕田,种禾种菜,以前呢度都係用来晒穀。」穿过厨房走到屋的另一边,他指向村公所后方,「上面丁屋嗰度以前全部係树林,有一个湖。湖裏面真係有只凤凰」。他没说亲眼见过,却言之凿凿,所谓「传说」大概如此相传。「同李屋村相隔一个树林,有棵大榕树好神灵的,啲人去拜神。」他望向远方忆述,那棵大榕树叫咚咚树,有条树干,击打会咚咚作响。说「咚咚」时,他嘟起嘴,瞬间换上了一副年轻表情。他说,但树已被斩了很多年,被砍下的还有村内几十棵很值钱的樟树。我们跟吴叔叔道别,转到他屋后的小巷,看见一间砖屋,门口上方左右分别涂上青天白日旗和五色旗。沈思告诉我,这于香港十分罕见,彭玉文推说毕竟当年香港是什幺党派都在此建立势力的地方,说不定曾有国民党政治人物在此避难或密谋,因为村落隐蔽,才得以保存至今,不至被毁。我们随后离村,向週田村出发,再次经过吴叔叔屋外,两只曾向我们亲密示好的狗儿追出,向彷彿从未相遇的我们激动吠叫,想不到获吴叔叔批发的「入境许可」在再参观一排青砖屋的五分钟过后竟已被撤销。

文 // 潘晓彤……………………………………生态圈:山鸡变凤凰

最近读王家冰2018年在《中国国家地理杂誌》撰文证明凤凰是雉科红腹锦鸡Chrysolophuspictus,让我对凤凰湖一名浮想翩翩。据《华南及香港鸟类图鉴》,雉鸡Phasianus colchicus 19世纪在港普遍分布,雄性跟红腹锦鸡同样华美,令人一见难忘,1904年仍有野外观察纪录。雉在飞起时,似足凤凰图像,见于蒲台岛摩崖石刻跟中大校徽。粤人称雉为「山鸡」,是俗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主角。

禾米丰收 视为神鸟

有山村名山鸡笏,据地名推断,自古一直到19世纪,雉鸡在松山一带栖息繁衍,直至山鸡笏立村,雉鸡不时走入村庄稻田,自由行走,人鸟相安无事。李广田有短篇描述村童驯养雉鸡长大后不忍宠物回归野外之故事,父母同情孩子但尊重自然,由始至终并无食野味欲念,或反映一般中国农家对野生动物态度,食野味及打猎主要是富裕城市人时尚,乡民打猎,也是为供应城市人。稻熟季节,雉鸡啄食禾米,村民大方,不予驱捕,凤凰亦识趣,只取当日需要,不致造成损失,致害前自行或被逐飞走,到其他村落觅食。距山鸡笏1.5公里,有寨角村,位于平原河及恐龙坑两河汇合的三角地带,得水利,禾米丰收,雉鸡啄食,立村南湖中树上鸣谢,村民视为神鸟,认为是吉祥徵兆,改村名凤凰湖。翌日凤凰沿稻田带,南舞入梧桐河,上溯到上水,取食廖族祖田,又在河畔大树鸣唱,有识之士命该河段为凤溪,后来在该处建立学校,亦以此为名。香港雉鸡在20世纪初即灭绝,原因是新界被租借后成为英人打猎乐园。

不闻凤凰鸣 只闻鹦鹉叫

今日在凤凰湖村不闻凤凰鸣,却经常听到亚历山大鹦鹉Psittacula eupatria高声吵叫。牠们以前只出现于九龙公园,现时凤凰湖、李屋、週田、塘坊四村成为了另一栖息地。四村村民不时会见到天上一只只形如十字架的鸟队吱喳飞过,我曾在村公所前电线竿见追过十二只并排之壮观场面,也见一对对在依偎轻诉,也见过牠们啃食村游乐场旁之番石榴果实,以及出入树洞。亚历山大鹦鹉本是中亚及东亚物种,因擅学人语及温驯,被捕为宠物饲养,九龙公园族群,据云是日本入侵香港时,被九龙军营英军放生的父母繁衍而成。凤凰湖村族群似乎不是由九龙公园迁来,而是来自一对逃出者。村民说鹦鹉是近几年才出现村中的,而我拍到一张照片,鹦鹉脚上有铁环。四村跟九龙公园相似之处,是留有百年樟树,树顶干茎有树洞可供育儿。四村比九龙公园提供更多食物及树洞供应,所以在短短数年竟已形成可能比九龙公园更大族群。以下问题可供讨论:一、外来物种现时每被视为破坏本地生态系统,削弱生物多样性的一大元兇,小葵花凤头鹦鹉及亚历山大鹦鹉是否也是其中一员?抑或有益本地生物多样性,为保存亚洲濒危鹦鹉作出贡献?二、如赞成协助亚历山大鹦鹉繁衍,九龙同类因环境资源限制其生殖繁衍,应否协助北上觅食求偶,除让九龙族尽其本能天性,也可令打鼓岭四村两族群基因变得多样化,减低近亲繁殖引起的退化风险。

文 // 彭玉文……………………………………掌故:凤凰湖

凤凰湖早在1688年,已记录在康熙《新安县志》,村位北区打鼓岭乡内,是本地与客籍居民共同建立的村庄。据说最先迁入该地者为本地杨、易二姓,客家吴氏随后迁入。凤凰湖得名,相传是在村侧,过去有一大水湖,常有凤凰栖息而名。凤凰湖虽然早见于地方志书中,但是在1866年的新安县图,在这位置上标有「寨角」村,新界拓展时,地名也是根据这地图,在政府宪报上看到有:本地、80人的纪录。但是寨角之名,村民也不清楚是否这村。

凤凰湖过去是属于边境禁区,2005年时任特首在《施政报告》中,建议缩减香港边境禁区範围,释放土地,塘坊村被列为第三阶段的边境禁区缩减範围,解除禁区开放。

村落为五排单层廊屋组成,朝西北,由青砖及泥砖建成。村屋的檐壁造型精美。其中35号至37号村屋,大约于1920年代建成,屋前有空地,昔日用作晒农作物的禾塘和聚会,现在被列为三级历史建筑物。

村内的吴氏宗祠于1920年代左右建成,为两进单间式建筑,这建筑和村内的杨氏宗祠,同被列为三级历史建筑物。村口仍存六角形古井,旁有井头伯公神坛、村侧还有伯公神坛和1999年重建的护乡大王爷神坛。

文 // 沈思图 // 潘晓彤、沈思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