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洞察 发布物流 乐园大事 乐园地理
主页 > 热门洞察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曾晓玲摄)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曾晓玲摄)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街知巷闻:一张Memo纸 筑起小社区大社会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举起地球。」现在只要给香港人一叠memo纸,就可以做出一幅连侬墙,甚至一条连侬隧道。每星期媒体宣传推介的社区、艺术活动不知凡几,商业机构、艺术家想尽办法製造可带来丰富体验的装置与作品,但毫无疑问,在这个周末万勿错过的,必看各区连侬墙。我们走访几个独特位置,看鸡蛋立的墙如何连起小社区与大社会。

大埔 壮观连侬隧道

如果你觉得去旅行参观的景点很多是「照骗」,上镜比真迹好看,那这裏一定不会令你失望,无论看过几多照片几多直播,到场一定睇到哗哗声。既是民主墙,又是游乐场,打小人、跳飞机、用贴纸投票……各种各样的方式吸引不同年龄层的街坊参与,我们遇上跳飞机的设计者学生阿文,他与同伴Wayne及谦把官员的模样贴在地上之后,非常受欢迎,不论小孩大人都会去跳,三个男生转头就忙着与经过的人交流:有中大校友跟他们说自己七十年代参与争取中文成为法定语言的运动,到过浸会书院(今浸会大学)附近贴大字报;另边厢居港的台湾人Daniel分享参加过太阳花运动,不断讚港人「与太阳花不同,坚持了很久」。

但Daniel问到,是不是因为学生的参与,隧道才那幺具规模?他很意外北区的市民都会热烈响应,身为学生的Wayne却说,不是的,大埔人本来就很团结,游行当日隧道外的巴士站都排长龙。后来这个说法还得到一名住在大埔二十年的街坊印证,她说早在超强颱风山竹已见证大埔人的齐心,facebook的大埔万人群组对连侬墙亦有过讨论,「有人说不论蓝黄,即使是支持政府,你也可以来写来贴,但不要破坏」。她为大埔能有一条连侬隧道相当骄傲。走出近地铁站的隧道口,是卖楼盘西装男的阵地,其中一人在与一个大姐耐心解释,「以我理解,连侬墙就是发表各种意见的地方,就算我是黄你是蓝,冇所谓嘅……」竟化身新景点的导赏员,二人随后不着痕迹地转了话题,辩论起买楼是保值还是搵笨。

沙田、大围 壁画上再造幅墙

在沙田火车站近巴士小巴站的出口,一群中学生激动地喊「不撤不散」,还有时sing hallelujah,犹如重现金钟的抗争情景。製作连侬墙的是「中学生反修例关注组」,他们将纸皮贴在二十四米长的壁画上,那是2014沙田节委员会与沙田民政事务处的搞作,以集齐龙舟、沙田众生相的画作「刻划出沙田区动静皆宜,绽放无尽生命力的一面」,但此刻它的「生命力」明显被几张纸皮比下去了。路过的人拿起memo纸,默默写,小心贴在纸皮上。关注组成员Zack与Matthew都不是沙田友,在几区都设过连侬墙街站,这面墙主力宣传周日沙田游行,Matthew对比在自己家附近设「墙」和其他地方的分别,坦言在别处会视自己是关注组一分子,比较理直气壮,在楼下独自行动,反而有几分尴尬,慢慢见有人伸手帮忙,「原来这是一件平常人愿做,就能做到的事」。关注组之后打算将纸皮包好,带到游行作道具。

「树窿倾听站」社工分忧

大围「八爪鱼天桥」上的连侬墙,则是由Telegram聚集街坊合力组成的,跟沙田一样,他们都张贴了插画家含蓄为运动绘製纾缓情绪的图文,还请来社工驻站,用竹蓆围起一个「树窿倾听站」。「墙」实是几块区议员大banner的空白面,偶尔会见到几张便条右下角小小地署名「沙田友」、「大围人」,还有的写上越南文。

旺角 眼圈红了的纹身大姐

从新世纪广场步至行人天桥,天桥本身挂上许多公民教育活动的巨大照片,想要说明政府的地区工作「做到嘢」。设连侬墙的人聪明地利用了天桥本来就以挡板封起的特点,只在上面盖一层包书胶就成了「墙」,纸上有日文「谛めない」(别放弃)、德文「Alles gute」(祝好),却也有市井味重的纸条,说希望中六合彩移民,贯彻旺角既多游客又贴地的特色。

我们见一名双臂布满纹身的黑衣大姐全神贯注地写,向她打招呼,大姐抬头笑笑,神情有种世故的温柔,却夹杂几分纯真。我望望纸上有四、五种颜色,她同样写「香港人﹗加油」,「Feerdom HK」串错了少少字,我问:「这是你最想跟大家说的话对吗?」「是呀,希望大家加油」,她看着我答,眼圈竟瞬间红了,一泡泪水,「我支持㗎,(七月)七号那天呢,我也在,大家真的好齐心,不过怎知道后来会这样?」「我因为工作,很多次游行不能去,所以想尽少少力啰。」说着用黄色笔涂满一个圆圈。我不解,纸本来就是黄的,那个圆不太显色,是月亮吗?「我想画个笑哈哈」,然后用黑色笔点上左眼、右眼、下方一弧弯。「希望大家能开心面对,一定要加油。」我这才留意到她臂上纹身,原来都是可爱的卡通人物。

乐富 区议会「庙宇」变身

地铁站外有个黄大仙区议会竖立的庙宇形欢迎牌,这天已贴满纸,「自己地方自己救」、「五大诉求一步不让」。对面巴士总站传来「今天我」的歌声,在这个交通枢纽位置,有另一幅在「政府部门资讯」旁的连侬墙。老师RL说学生希望在此立墙,于是她也来了,「既然他们都站出来,我们身为师长、成年人,还有什幺理由不出来?」墙的上半块是便条就这样贴上去,下半块垫了纸皮在墙与便条中间,因为他们后来才发现车站太大尘,纸贴在墙上会易掉。老师提及巴士站长高兴跟他们说「这裏终于也有了」;另外这区居民年纪较大,也有很多家庭,所以墙上不少是父母的话。学生结他声与歌声吸引大叔驻足,大叔问他们,旧歌懂吗?知道陈百强吗?随即合唱,「一生何求/常判决放弃与拥有……」

文 // 曾晓玲…………………………………………………连侬墙──政见冲突的叫阵地

去年有天读到一则「冷知识」,柏林围墙存在过的时间刚好跟「被推倒后的时间」一样长。近年读新闻时,偶尔读到连柏林围墙亦面临都市发展威胁,保育愈加困难,而保育围墙关乎的,不仅是它本身的历史,也关乎其第二生命:作为最受世界注视的一面涂鸦墙。全球的城市中,被政府指定作「街头艺术」用的墙壁往往不受欢迎,会被认为是原本草根和违章表达的和谐版本,但经历过共产统治和冷战的柏林与布拉格,围墙和连侬墙却像宣扬及表达自由的「指定」地方。

政见对立者交错之地

香港连侬墙精神上当然接近上述两组墙壁,连侬墙在各区出现,也让人想像它们加起来是一道连绵的围墙——成为政见对立者交错之地,显露原本较隐性的对立,这点在概念上跟倒下前的柏林围墙契合。不过观乎香港连侬墙近日的发展,反而跟布拉格连侬墙的轨迹更接近。

布拉格连侬墙 触发警民冲突

在艺术史和文化史研究中,有关于「打破偶像」(iconoclash) 的讨论,原是指宗教地标和影像因教派冲突而被破坏;后来延伸到当代的「影像战争」研究,就指不同意识形态阵营通过建立与破坏实体地标,在公共空间中争夺话语权。香港连侬墙发展至今,不再只是自说自话和展现团结(solidarity),亦演化为政见冲突无法排解的实体场景;回顾布拉格连侬墙在一九八○年代被设立时,伴随连串警民冲突,绝非和谐顺遂的表达,近至二○一四年,当地亦有人将整幅墙涂白,并彻底否定墙的意义。持续毁灭与重生,以及作为政见冲突的叫阵地,也是连侬墙原初的本质。现在连侬墙「遍地开花」后的新状态,反而更让人反思,当对立的政见无法通过体制对话,对话就以夺取城市空间和「叫阵」的形态来进行。

通过墙和公共空间作政治表达,在香港和中国有自成一体的文化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字报盛行和各种民主墙运动,是与当下香港更相关的参照点,只因后来民主墙变成大学校园文化,才渐渐被遗忘。这边的民主墙文化与西方涂鸦墙不同,总是以大大小小的纸张为主角,所以人民参与的「技术门槛」比涂鸦更低,却也令「连侬墙」视觉上和物质上更显丰富。由民主墙到港式连侬墙都提醒我们,平常「消毒过」的都市中,人们表达政治欲望和政治情绪的空间付之阙如,需要重新检视这种空间的缺席。

文 // 黄宇轩图 // 黄宇轩、曾晓玲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